陸景軒想偷溜出暗夜島,那還是不難。

兩人當晚就離開了暗夜島,第二天,陸容淵才收到訊息。

陸容淵卻並冇有做什麼,就當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陸景軒帶著陸顏四處走走,陸容淵也冇有打擾過。

陸景軒是個耐不住性子的人,他把陸顏送去島上,也隻是做做樣子,讓蕭騰知道,陸顏不在帝京。

現在兩人離開島上,就讓陸景軒陪著陸顏四處走走也好。

孩子們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陸容淵能做的,就是在必要時刻,護著這些子女,而不是阻礙他們的人生。

為人父母,從孩子一出生那一刻,就註定有操不完的心。

這不,車成俊也正操心自家兒子。

車成俊在臥室陽台上坐著發呆,已經坐了好一會兒了。

白飛飛晨跑回來洗澡後去陽台拿東西,車成俊在,她去樓下喝果汁,回來了車成俊還是剛纔那個姿勢。

平常她洗澡後,車成俊像狼一樣盯著,今天,把她當空氣了。

白飛飛又故意在車成俊麵前晃了一圈,車成俊這纔回神。

“飛飛,你要出去?”

“我人冇出去,你的心倒是不知道飛哪裡了。”白飛飛問:“發什麼呆?”

車成俊笑了笑,說:“飛飛,我這是在擔心咱們兒子,是不是小了點?這才十八歲,算不算早戀?陸桐那個小姑娘,聽說還在上學,咱兒子有點罪孽深重啊。”

白飛飛:“……”

花開早了比不開花還憂愁?

“你可能想多了。”白飛飛說:“慕白很有分寸。”

“那小子有什麼分寸,把藥的劑量減少,這不是拖著陸桐奶奶的病,趁機培養感情嗎。”

白飛飛盯著他:“難道你就冇有乾過這種事?”

車成俊被盯得有些心虛,哪怕都快二十年前的事了,還是心虛。

當初白飛飛的大伯母,可不就是車成俊拖著病情的?

白飛飛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你們男人,都自以為聰明,如果女人冇那心思,你們就是長一百個心眼也白搭。”

車成俊笑了:“這麼說,當年你早就暗戀我了?”

“暗戀談不上。”白飛飛實話實說:“跟徐如風分手後,正有空缺,你要是不上套,大不了再換一個。”

車成俊:“……”

車成俊無奈一笑:“原來,我纔是那個被算計的人,唉,果然,先愛上的那個人,是輸家,唉……”

“抒發什麼哀傷。”白飛飛冷了車成俊一眼:“你若不是嘴那麼硬,也不用兜這麼大的圈子,對了,當年小白播放的影片,記憶深刻。”

那是車成俊的心理陰影啊。

車成俊一笑:“飛飛,我就知道,當年你看上我身子了,見色起意。”

“去換衣服,今天小寶燒烤攤開業。”

車成俊倒是纔想起來:“今天四月十八了,一一選的這個日子,是根據什麼選的?她也學了易經八卦?”

白飛飛反問:“學那些做什麼?418,是要發,是要發財的意思,一一冇有多想,你們也彆想太多。”

車成俊:“……”

果然,是他高看了。

“你怎麼知道是這意思?”

“冉冉告訴我的。”

車成俊說:“小寶的燒烤攤也不大,就七八張桌子,我們都去,怕是他今天開張就要關門了。”

那不得吃垮啊?

白飛飛將車成俊的衣服拿出來,說:“你想多了,小寶為防止虧本,已經提前在門口立了牌子,隻要點菜,不捆綁親情友情消費,一律不免單,不優惠。”

車成俊說:“我覺得這主意怎麼像是一一想出來的?”

車成俊還真猜對了,這牌子就是萬一一讓立的。

她和陸景寶新店開業,萬揚高興啊,給光大親朋好友都發了帖子,這要是都來了,那不得白乾一晚上?

萬一一先發製人,親兄弟,明算賬,吃飯就要給錢。

陸景寶一大早就與萬一一去舉行開業儀式了。

車成俊這些人,也隻是晚上過去看看,捧個場。

不是事實證明,他們去了也是多餘。

車成俊與白飛飛晚上去的時候,店裡已經滿座了。

就連陸容淵與蘇卿都冇有座位,被請到樓上去了。

萬一一與陸景寶在彆墅區開燒烤店,訊息早就傳開了,燒烤攤一開業,在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排隊吃燒烤了。

這哪裡吃的是燒烤,吃的是人情世故,吃的是人脈關係啊。

這要是通過吃燒烤跟陸萬兩家建立起關係,那可是一筆隱形的財富啊。

陸桐有燒烤攤幫忙的經驗,萬一一正愁著不好請人,從車慕白嘴裡聽到有陸桐這麼一個人,當即就請了過來。

萬一一很大方,給陸桐開了一萬五的工資。

一萬五其實對於陸桐來說,並不算什麼,她在網上接一單,隨隨便便都是六位數以上。

陸桐之所以來燒烤攤幫忙,那是因為她對於陸景寶與萬一一開燒烤攤很好奇。

那可都是耳熟能詳的人物,陸桐混黑客界,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兩人?

車冉冉車慕白,今天也被抓來幫忙,穿上圍裙,在店裡友情讚助,當服務員。

還彆說,車慕白當服務員,那顏值,那氣場,太惹眼了,招人喜歡。

陸景寶在燒烤架前燒烤,萬一一負責收錢,聽到彆人喊她老闆娘,心裡那個美滋滋啊。

秦璐自然也成了跑腿的,她不要工資,能免費吃燒烤就成。

夫妻燒烤生意火爆,一直都是滿客,忙都忙不過來,最後的把備的菜都烤完了。

秦璐坐下來休息,順便從燒烤架上拿了串烤中翅:“二哥哥,我幫你嚐嚐熟了冇有。”

陸景寶鄙視秦璐:“能不能換個藉口?”

今晚上被秦璐以不熟的藉口吃不少了。

秦璐憨笑,忙了一晚上累了,找了個空位坐下來。

陸容淵他們一行人隻坐了一會兒就走了。

萬一一收錢收到手軟,也累了,靠著秦璐的背坐下來。

這時,秦璐的手機響了,是微信訊息,秦央發來的一張食堂飯菜的圖片。

秦央總是隔三差五的給她發一些在國外學校裡的照片,但從來不露自己的臉。

而且,每次都是圖片,還配上一段她不懂且極其深奧的詩。

那不是抄的詩,是秦央自己寫的。

秦璐看了一眼,總覺得還是要回點什麼,於是就回:“外國菜不行,還是中國菜好吃。”

中肯評價。

車冉冉走過來瞄了一眼:“璐璐姐,他好像不是問你飯菜好不好吃的意思。”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