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蟬真人剛剛說完,商夏便笑道:“這件事情在下卻也是知曉的,在下真正想要知道的是,那件異寶究竟是何物?”

遠蟬真人聞言麵露難色,道:“並未老夫不願告知商真人,而是老夫並不確定那件異寶究竟是何物,此事熊真人也是知曉的,據說此事目前僅有卓故道自己知曉內情,便是星主府內的高手也是不知。”

“也有人說此事乃是由曆任星原衛主口口相傳,前任衛主諸葛湘應當也知曉些什麼,可惜現任衛主佟玉堂得位不正,此事他便未必知曉,而且那卓故道也未必願意告知於他。”

“還有人說,當初觀天派之所以在星空之中成為眾矢之的,險些被各方勢力聯手覆滅,根本原因便是因為這件異寶的存在!”

遠蟬真人說到這裡見得商夏仍舊麵無表情,隻得繼續道:“不過有未經證實的傳言,推測星主留下來的那件異寶極有可能是一枚星核。”

“僅僅隻是一枚星核?”

商夏皺著眉頭問了一句。

星核雖然算得上是寶物,但卻並非是什麼罕見珍奇之物,尤其是對於修為到了商夏等人這般境地,在星空之中破滅幾顆地星之類的大型天體並不算一件太難的事情,運氣好的話總也能夠從中得到一枚凝聚了大部分地星精華的星核。

遠蟬真人道:“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的星核,而極有可能是來自一座位麵世界破滅之後所留存下來的最後核心本源,而那位麵世界的品階也許是在……元界之上?”

儘管遠蟬真人的語氣很是不自信,但商夏卻還是被這個莫須有的訊息吸引了心神:“元界之上?”

“對,元界之上!元界之上的位麵世界!”

遠蟬真人的語氣莫名的又多了幾分自信,繼續道:“而這般推測的理由便是,如果當真有這麼一件異寶的話,那麼星原道場當中那十餘位六階真人的本源真靈寄托,以及卓故道在冇有位麵世界承載的道場秘境當中晉升七重天,便都有了完美的解釋。”

“同時一件來自元界之上位麵世界的核心本源,必然也是決定一座元級上界繼續晉升蛻變的關鍵,星主若想令元平界完成晉升蛻變,那麼這件異寶就是他的必得之物。”

商夏點了點頭,道:“雖說這些都僅僅隻是推測,並無真憑實據,但這種可能性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價值。”

遠蟬真人聞言隻是笑了笑,然後朝著商夏抬了抬手,顯然是在示意接下來便該商夏開口了。

商夏也不做絲毫隱瞞,將他進入元平界後的經曆,除去四方碑和定靈之器外,全部向二人詳細的講述了一遍。

可即便如此,待商夏說完之後,這兩位真人的臉上還是掩飾不住的驚訝表情。

“商真人後起之秀,卻是令我等汗顏,不曾想商真人竟然能夠以一己之力擊潰星主一具七階本源化身!”

熊信真人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在這一刻一邊感歎著,一邊帶著幾分苦笑道。

“哪裡,商某也是僥倖罷了,”商夏謙虛道:“應當是那位星主化身從一開始便不認為商某敢於動手,現身之際的氣機也在七階之下,這才從一開始便給了商某動手的信心。”

商夏的話令這二位都麵露苦笑之色,他們二人也曾有過潛入元平界內部的經曆,也同樣是被星主化身所阻,但考慮到身處對方的主場,而自身又遭天地意誌厭棄,縱使有心試探也不敢隨意動手,最後都是在出得天幕屏障,在確保了自身安全之後,纔敢同星主本源化身交鋒試探。

“如此看來,倒是我等當初少了幾分勇決,反倒是被對方一具本源化身給拿捏住了,”遠蟬真人朝著熊信真人苦笑道:“難道真就是所謂的‘年紀越老膽子越小’?”

熊信真人則想了想,道:“這裡有一個奇怪的地方,不僅是商真人潛入元平界後,初見星主化身之際對方的氣機在七階之下,便是我等二人也曾有過潛入元平界的經曆,當時遭逢星主化身阻攔,對方氣機同樣也隻維持在七階之下,這是何道理?”

遠蟬真人也附和道:“的確如此!對方一旦出現在天幕屏障之上,則立馬便能恢複七階戰力,我等在對方手中也僅僅隻是能夠做到全身而退而已。”

商夏答道:“商某所能想到的也僅僅隻有兩個原因:其一便是星主本身不願元平界內部世界遭到破壞,不論是兩位六階大圓滿之間全力一戰,又或者是我等與一位七階化身大戰一場,必然會給元平界造成極大的破壞,時值星主本源意誌取代天地意誌的關鍵時刻,他並不想看到任何意外的發生。”

熊信真人立馬追問道:“那其二呢?”

商夏道:“其二同樣是因為星主為了加緊擊潰元平界的原生天地意誌,從他目前所掌控的州域當中抽調了太多的力量,以至於在單獨一座州域源海當中留下的一縷本源意誌極其淡薄,想要維持和駕馭七階戰力的化身並不容易。”

商夏看向二人坦誠道:“事實上,在商某決定與星主化身動手之際,那具化身的氣機在急速從源海之中抽調本源而上升至七階之際,還在試圖向周邊地域源海當中尋求幫助,若對方有足夠把握壓製商某的話,又何須從其他州域抽調力量?”

遠蟬真人與熊信真人二人聞言下意識的交換了一個眼神。

遠蟬真人不由的感歎道:“商真人說的卻有道理。”

商夏笑了笑,表麵雖然不動聲色,但內裡卻帶了幾分戲謔,認真問道:“那麼兩位既然知曉了這件事情,那麼接下來是否有興趣再入元平界一探究竟?”

兩位六重天大圓滿真人聞言都是一怔,隨即有些尷尬的笑著搖頭表示拒絕。

“而今星主本源意誌震怒,雖然表麵看似正與原生天地意誌交鋒激烈,可這個時候我等再行潛入,怕不是正巧羊入虎口。”

熊信真人苦笑著擺了擺手。

遠蟬真人則道:“這個機會不妨留給卓故道,他快要到了!”

商夏對於二人之言卻是不置可否,淡淡道:“那麼兩位此番前來便隻是為了商某在元平界經曆這件事情了?”

熊信真人看了遠蟬真人一眼,道:“不然,我等三人而今既然已經達成如今境界,那麼接下來晉升七重天便是我等共同目標,而晉升的機緣毫無疑問便在元平界之內!”

遠蟬真人聞言點頭附和,語氣誠摯道:“商真人,我等三人聯手,如何?”

————————

國慶假期第二日,繼續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