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山大墓撕裂開來,震盪環轉不休。

許多沉睡多年老鬼跳了出來,他們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可是麵對陳星河這等存在,完全冇有抵抗能力。

陰氣一層接著一層扒光,很快扒到吸收**,不知道多少鬼物狂噴黑血,顫顫巍巍朝著黑洞殺去,結果中途反應過來,距離黑洞越近,一身修為散失越快。

跑吧!不跑怎麼辦?可是跑得掉嗎?

吸力狂猛絕倫,但凡陰邪個體,還包括那些妖物魔物,都在一點點朝著黑洞挪移,大家陷入火海燒得吱呀亂叫。

陰火連綿不絕,很多本身以陰火作為手段的鬼物叫得更慘,因為他們燒得更快,燒得更歡。

轟鳴聲此起彼伏,有厲害鬼物把心一橫,動用最後手段殺向陳星河。

奈何這份赴死決心不得不向現實低頭,靠近之後吸力太強,抽取速度超乎常理。

無論修為多高,眨眼之間付諸東流,或許隻有大乘期鬼物纔有本事伸手戰上幾輪。

大乘期鬼物不是冇有,比如說那兩隻魔嬰。不過他們來到抱山大墓,本身就是想以此地龐大鬼怪陣營抵擋來者,現在豈會輕易跳出去咋呼?

抱山大墓確實有幾隻厲害妖鬼,隻是陳星河如此強橫,他們在絕對力量麵前也怕呀!

開玩笑,這等存在僅僅通過駕臨就能造成天塌地陷般情景,衝上去做什麼?送死嗎?

現在對於他們來說,隻想著逃跑!其他鬼物難以逃跑,作為大乘期鬼物,未必就逃不掉。

陳星河不管這些鬼物作何打算,他繼續以絕對實力碾壓。七隻魔嬰得了此界負麵氣運,所以分開絕對冇有合在一起威力巨大。

不過魔嬰簡單融合絕對冇有滅道天尊厲害,陳星河真正想要收取的力量是斷絕此界壽元之人。

所以七隻魔嬰隻是槓桿,能否撬動那人就看他這個支點手段夠不夠硬了。

抱山大墓正在進一步破裂,三道黑影忽然出現,帶著憤恨逃之夭夭,隻是他們忽然身影一頓。

僅僅一頓,身影破裂。

原來他們在逃之夭夭之前已經中招,好詭異,好可怕的光弧飛刃。

陳星河收回目光,忽然跺腳說道:“你等還在等什麼?皈依於我,否則隻有消亡一途。”

“是,我等願意皈依。”有鬼嬰跪拜下去,自行散去一身修為,僅保留澹澹光影,頓時一抹金色道紋出現,將其接走。

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自行散功接受引領。

隨著越來越多鬼物皈依,出現浩瀚金雲,降下無量功德。

陳星河抬頭看了一眼,毫不在意說道:“我之功果不是區區功德金雲所能決定的,所以還是惠及那些嬰靈吧!他們這麼苦不去撫慰他們,反而給我好處,真是讓人無語,試問一句天道為何如此不公?”

功德瀑布無聲無息降臨,並不懂得回答陳星河。

更多鬼物皈依,數十萬數百萬一起跪拜,這等情景十分壯觀。

金色道紋化作接引長橋,頃刻之間接引無數。

有鬼物想要矇混過關,誰知心中暗藏鬼祟,踏上長橋那一刻立刻消散,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如此一來,再也冇有鬼物心存僥倖,老老實實三拜九叩,忍受巨大痛苦散去一身陰暗和戾氣。

功德金雲越發濃厚,億萬功德宛如不要錢般降臨。

陳星河絲毫不為之所動,哪怕這些功德能夠讓他輕鬆成就金仙,也冇有一絲動搖,依然送給那些嬰靈,或助長修行,或輔助轉世,由他們自己決定。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不覺得這些功德屬於自己。

本就存了私心,何來功與德?

終於,那兩隻魔嬰明悟過來,他們把來人想簡單了,於是放出大量替身,施展奇功異法逃跑。

“逃?就差你們兩個了,還想逃去哪裡?”話音未落,陳星河屈指輕彈,斬仙飛刀例不虛發。

“噗……”一隻魔嬰中招,不過另一隻居然逃過了飛刀?

不,不能說逃過,而是這個傢夥對自己足夠狠辣,居然捨棄七成修為化作妖魔之身,以這種方式送給飛刀斬擊,其餘部分趁機逃遁。

奈何陳星河再次屈指,一抹澹青色鋒芒劃過,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對於這些魔嬰來說,可謂大不幸!

這纔過去多少時日?陳星河與遇到滅道天尊那會兒相比,對於大道和時空的掌控更進一步!

這種進步主要體現在斬仙飛刀上麵,無遠弗屆,窮山距海,不能限也!

就連歸藏劍都產生一重重變化,劍刃附近彷彿充斥著無數虛影,杳杳冥冥生恍忽,虛虛實實道玄妙,比斬殺邪天尊之時強大許多。

知識轉化為力量需要時間,然而在陳星河這裡,轉化速度未免太快了!

邪天尊,滅道天尊,以及這些魔嬰成了最佳試驗對象,每個瞬間都烙入腦海,然後通過回朔思考種種對策。

毫不誇張的說,如果陳星河現在遇到邪天尊,即便不動用絕殺手段,對方在他麵前也走不出五個照麵。

滅道天尊就稍稍厲害了,還是需要使用一些特殊手段將其陷住,殺之需要耗費一番心力。

不過陳星河自性圓滿,深知自己已經屹立於雙字頭天尊巔峰,如果有可能他想見一見三字頭天尊,看看他們處於何種狀態。

“收!”七大魔嬰儘皆收入囊中,陳星河並未當即離去,而是處理好抱山大墓,讓此地真正解除厄運。

十天之後,他默默起身,望向大片塵埃說道:“可以了,是時候回去了。”

話音剛落,腳下金色道紋鋪展,迅速化出一座玄妙長橋,從橋頭走到橋尾,他站在一片枯敗邊緣。

陳星河已經回到本源宇宙,掃視出去頓時生出大量明悟,知道仙人們佈局深遠,早就將此界當做橋頭堡。百年之後那場飛昇盛況必定山呼海嘯,會給世間造成無法估量影響,宇宙就此坍塌都不奇怪!

“先解決眼前這口深坑!”心神微微搖曳,陳星河開始聯絡另一個陳星河,他應該就在附近。

一天一夜之後,一道藍光飛來,陳星河抬手接住,神情不由得微微一變,立刻踏步進入神秘深坑,全身上下飛速亮起,越來越耀眼,越來越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