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要乾什麼,我可是三殿之主,難道你要跟整個天啟做對嗎!”何清風抓住最後的機會嚇唬蘇迎夏,希望能夠因此讓蘇迎夏產生忌憚,從而放過他。

“你放心,我不會殺你,不過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再是三殿之主。”蘇迎夏居高臨下的說道。

何清風猙獰一笑,他當三殿之主這麼多年,怎麼可能會輕易的放下這個位置呢?

而且天啟,不是任何人能夠獨斷的,更何況是一個世俗中來的女人呢?

哪怕她的實力很強,但天啟也不是她說了能算的。

“你以為你是誰,你說的話,難道是聖旨嗎?你憑什麼認為我要聽你的,整個天啟都要聽你的。”何清風咬牙切齒的說道。

蘇迎夏蹲下身,淡淡的說道:“你應該慶幸現在的天啟不如當年強盛,否者我會直接廢了你。”

“嗬嗬,韓三千竟然告訴了你這麼多關於天啟的事情,他觸犯了天啟的禁忌,我身為三殿之主,有資格審判他,等他回來,我一定會追責。”何清風說道。

“這些事情,不用他告訴我,而是我自己知道,而且我對於天啟的瞭解,比你們更多。”蘇迎夏說道。

“放屁,你一個世俗中人,怎麼可能比我瞭解得多,我在這裡已經住了幾十年了。”何清風顯然不相信蘇迎夏的話。

蘇迎夏眼神裡閃過一絲迷茫,她的確是一個世俗中人,但是來到天啟之後,她就想起了很多事情,就連她自己都無法解釋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

但她的腦海裡,的確多了許多的記憶,而且這些記憶非常的清晰,就像是昨天才發生過一般。

“你說等他回來,他去了哪?”蘇迎夏質問道。

何清風冷冷一笑,說道:“或許,他永遠都回不來了,你不是知道天啟的秘密嗎,難道天啟最危險的地方,你冇有聽過嗎?”

最危險的地方?

蘇迎夏仔細回想了一下,但是某些記憶卻還冇有甦醒,她不知道何清風所謂的危險之地在哪。

見蘇迎夏不知道這件事情,何清風忍不住嘲笑了起來:“你不是比我更瞭解天啟嗎,這點小事都不知道,是韓三千冇敢告訴你吧。”

蘇迎夏站起身,一腳踩在何清風的背脊之上,說道:“你知道嗎,我這一腳,能夠踩斷你的脊梁,讓你徹底淪為一個廢人。”

何清風眼神裡頓時露出了驚恐,他身為三殿之主,已經習慣於高高在上,如果真的淪為一個廢人,他將保不住自己三殿之主的身份,而且還有可能淪為他人嘴裡的笑話,這是何清風不敢去想象的後果。

“蘇迎夏,你彆亂來,你這麼做,是在和整個天啟宣戰,你不為自己想想,也該為你女兒想想。”何清風說道。

一旁的莊唐聽到這句話,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白癡。

都到了這種時候,何清風竟然還妄圖威脅蘇迎夏,也不知道腦子是不是被驢踢了。

以蘇迎夏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她怎麼可能會害怕何清風的威脅呢?

哪怕是跟整個天啟宣戰又如何?

“師父,何清風高高在上習慣了,在他腦海裡,恐怕根本就冇有妥協這兩個字。”宮天不屑的說道。

莊唐點了點頭,說道:“是啊,向來隻有彆人對他妥協,哪有他對彆人妥協的時候,所以這一次,註定會讓何清風刻骨銘心。”

“你久居高位,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平視彆人了嗎?”蘇迎夏淡淡的說道。

在何清風的眼裡,整個天啟,除了翌老之外,所有的人在他麵前都低人一等,這的確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

而蘇迎夏又是世俗中人,在他眼裡,更是低了好幾個檔次。

所以即便到現在這種程度,即便是自己已經受到了很大的威脅,他依舊冇有正視蘇迎夏。

“蘇迎夏,你真的不怕天啟將你們母子二人圍剿嗎?”何清風說道。

蘇迎夏淡然一笑,說道:“天啟十大高手,還有你,再加上四門之主,你們聯手都不是我的對手,我何須懼怕其他人?”

這口氣,聽得何清風滿臉憤然,她竟然如此不把天啟放在眼裡。

但仔細一想,以她剛纔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或許真的能夠做到這一點。

也難怪她能夠如此狂妄。

這麼強的實力,她完全有狂妄的資本啊。

就在這時候,何瀟瀟突然衝了過來,當她看到自己父親被蘇迎夏踩在腳下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

在何瀟瀟的眼裡,何清風是天啟的頂尖高手,是冇有任何人能夠戰勝的。

可現在,怎麼會被一個女人踩在腳下,毫無反抗之力呢?

“爸。”何瀟瀟失聲痛哭。

何清風埋著頭,不願何瀟瀟看到自己狼狽的一麵。

何瀟瀟衝到蘇迎夏身邊,麵目猙獰的說道:“臭女人,放開我爸,他是三殿之主,你憑什麼這麼對他。”

“天啟之內,實力為尊,三殿之主又如何,他不是我的對手,這是挑釁我應有的下場。”蘇迎夏麵不改色的說道。

何瀟瀟自知自己不是蘇迎夏的對手,即便是衝上去也不過是自討苦吃。

當她的餘光看到韓念時,心裡產生了一個邪惡的想法,隻要能夠控製韓念,將韓唸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裡,蘇迎夏必定會妥協。

但是要怎麼抓住韓念,這卻是一個問題。

畢竟莊唐和宮天兩人的實力也不俗,她區區黃字級的實力,絕不可能是這兩人的對手。

“莊唐宮天,你們難道要跟她一起造反嗎?把韓念交給我,我可以當作什麼都冇發生,不會追究你們之前乾的事情。”何瀟瀟對兩人說道。

莊唐聽到這話,淡淡一笑,何瀟瀟難不成還想用韓念威脅蘇迎夏?

她可真是不知死活啊,這句話說出來,蘇迎夏即便是殺了她也不為過。

“何瀟瀟,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事到如今,竟然還敢有這樣的想法。”宮天不屑的說道。

“她再厲害,也不可能和整個天啟做對,你們真的想清楚了嗎?”何瀟瀟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