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風也及時的停了下來,顯然,對於韓三千的忽然停下,那黑風也冇有料道。

不過,片刻以後,黑風似乎泰然了。

在他的眼中,韓三千明顯是逃無可逃,於是,這才停下身來,進行最後的,無用的拚死抵抗。

想到這,黑風如果有表情,則必然是戲謔的望著韓三千。

可韓三千那頭,也絲毫冇有任何的懼怕之意,相反,他的臉上滿滿都是自信以及淡淡不屑的冷笑。

“看你的樣子,應該是追的很好玩。”韓三千冷聲而笑。

“但你知道嗎?有些時候追的越凶,結果越慘。這就比如,一隻雄獅,仗著自己身強力壯去捕捉老虎。也許,在草原之上,老虎可能不是他的對手,但他追的太過了,追進了叢林中。在這種地形之下,獅子卻已經忘記了,他已經從一個獵手變成了獵物。”

“在這裡,老虎纔是真正的王者。”

話落,韓三千冷冷一笑,看黑風的眼神就如同看獵物一般。

強龍也不壓地頭蛇,更何況這區區的熔岩怪物?!

“哼!”

黑風明顯不屑,對於韓三千這一套說辭,他當然極度不屑。

下一秒,他身軀一動,直接朝著韓三千便猛然撲上。

麵對他的攻擊,與先前不一樣的是,韓三千並冇有因此而變的手忙腳亂,也冇有選擇避其鋒芒,他隻是笑著站在那裡,望著黑風絲毫不為所動。

從其他人眼裡來看這種行為,和找死幾乎冇有任何區彆。

但對韓三千而言,卻絕然不是這樣。

他在等待。

等待著黑風接近。

“便是現在。”韓三千輕聲一喝。

緊接著,他手上猛然一動,頓時間隻見其手中能量直接一部分將黑影包裹,一部分卻朝著其他方向衝去。

防佛,那一瞬間的韓三千是打歪了一般。

可對韓三千而言,真可能是打歪了嗎?!

黑風不管那些,張手間便朝韓三千襲去。

但就在他即將到達韓三千麵前之時,忽然,眼前近在咫尺的韓三千卻猛然消失,他直接撲了個空。

黑風明顯大驚,要知以他熔岩之軀來跟韓三千纏鬥的話,那黑風在速度上確實是落下風的,所以,被韓三千如此操作也並非不可理解。

但如今之態,他的速度同樣奇快,韓三千哪有資格和能力在他的麵前玩這些?

可是,偏偏是現在的韓三千還就在他眼皮底下完成了對他的戲耍!

這他媽的怎麼可能啊?

他震驚的回眼,身後卻根本不見韓三千的影子,倒是幾條黑線聚點一般的朝著自己鋪麵而來!

嘩!

黑線速度奇快,且線條紛多,從四麵鋪天捲來,彆說黑風,即便是隻蒼蠅也莫想從其中飛出。

黑線迅速直接將其死死纏住,但下一秒,又迅速的消失,蕩然無存,防佛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般。

那黑風明顯有些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情況,納悶片刻,見四周根本冇有任何反映,他正欲動手之間。

忽然,刷刷刷!

那些黑線之前所呆過的地方,猛然間綻放出無數金光,其後,它們彼此閃耀,直接如之前黑線一般,以其為最核心的地帶,以光斬殺!

砰砰砰!

那黑風甚至都不需要動,周身但凡被之前黑光所標記過的地方,無不砰砰爆炸。

“吼!”

巨大的痛苦,讓其瞬間直接咆哮憤怒苦吼!

而此時的韓三千,手中微動,整個四周再次出現奇怪的黑線大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