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打量了一眼韓三千,又看了一眼他身旁的老人,笑道:“這不就是從魔雲鬼城那邊過來的嘛。”

“你們是從魔雲鬼城那邊過來的?”士官也掃了一眼眾人,疑聲問道。

“跟我們領隊說說,你們魔雲鬼城發生了什麼。”

“是。”領頭的老頭叫老沮,此時應聲而接:“有一神人,先斬玉麵修羅,後殺鬼城鬼尊,大破魔雲鬼城,如今,魔雲鬼城已被正式宣佈從魔族之地消失,咱們這些被關押的奴隸也給分了不少錢,放了自由身。”

一說起這個,老沮顯得極其激動,在魔雲鬼城幾乎度過了殘忍又黑暗的大半生,每一年的搖號都是心驚膽顫。

如今,人老了,不怕搖號了,等死了,卻又哪知突然獲得自由身,這種絕望到極點又突然看到希望的激動,顯然非一般人可以理解。

“當真如此?”衛官眉頭一皺,顯然有些難以相信。

雖然剛纔士兵便已經多了一嘴,但他並未放在心上,畢竟該落城前段時間才和魔雲鬼城爆發衝突,雙方在那場大戰中,該落城雖然取得大勝,但參與那場戰爭的人誰都明白。

魔雲鬼城始終是魔雲鬼城,即便是瘦死的駱駝那也比馬大,即便他們慘敗但也給該落城造成了極大的衝擊和損害。

如今,城主正為下次大戰而頭疼,甚至也在安排城中做好長久消耗戰的準備,卻又哪裡知道,一夜忽如春風來,諾大的魔雲鬼城,居然突然冇了。

“大人,我等怎敢欺騙於您?況且,您也知道,這魔雲鬼城是進人而不出人的,如今,大批人等從城內而出,難道不覺奇怪嗎?”老沮一說,旁邊的老頭們也跟著笑著點頭。

見一幫老者如此,衛官有些相信,而且,這卻也是事實。

“方纔你不在,我們還放進了不少魔雲鬼城的衛士,他們大多金盆洗手,其實起初我們都擔心是不是偽裝成的奸細,不過,這幫人未帶武器,而且還身上的盔甲也全部卸掉,全然一副素人模樣。”

說完,那士兵還指了指城門旁邊的一側,那裡,正放著堆積如山的一大堆兵器和防甲,看來,魔雲鬼城被滅的,似乎還真的是鐵一般的事實。

“真的被滅了!”衛官開始接受這個事實,因為眺望遠方,確實也不見魔雲鬼城象征性的黑雲一團了。

不過,接受這個事實雖然歸接受,但他內心卻依然震撼不已:“若真是如此,那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有如此實力?”

“那鬼尊可是不死之身啊,該落城多少悍將在上次衝突中儘死他手。”想此上次之戰,即便當初未與鬼尊交手,但衛官每每回想,卻依然自覺恐怖萬分。

不過,就在他驚訝之時,旁邊士兵倒是輕輕用手碰了下他,提醒他該放人了,後麵已排長龍。

士官清醒過來,倒是一笑:“我倒還真想見識見識這尊大神,簡直通天啊,來人,開關,放他們進去。”

他又哪裡知道,他所期盼的那尊大神,此時就站在他的麵前,被他無視無視又無視,然後大手一揮放進了城裡。

韓三千麵帶笑意,絲毫冇有半點張揚,跟隨著老頭們隨著人群緩緩朝城中而進。

而幾乎與此同時,另外一頭的某個帳內,卻已突聞暴怒之聲。

有人,幾乎快要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