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

那人影摸了摸腦袋,不甘心的四處望一了一圈,心裡頭頗為鬱悶。

從昨夜甩開紅鸞一幫人以後,韓三千實際上並未走遠,反而是隱匿了氣息,等確定紅鸞等人離去後,他便重新現身,並在這山巒之中四處尋找了起來。

好訊息是,地之封印未爆發前,他幾乎飛遍了這山巒的每一個角落。

壞訊息是,即便是如此,他也並未發現穿山甲等人的行蹤,而且,地之封印還在後半夜之時複發。

索性,對於複發以後的短暫昏迷,韓三千也算“頗有經驗”了,大約昏迷半個時辰後,韓三千醒了,不過頗有一種身體被掏空的無力感和疲憊感。

休息了大約一個時辰後,韓三千又在附近摸索了好一陣,好在的是,興許是天色亮了不少,韓三千雖然冇有發現人,但也找到了些許的蹤跡。

距離山巒入口處不遠,有一處很小的土洞,那應該就是穿山甲等人遇到了山巒而被迫從土中而出的地方。

這一路韓三千也從山巒出口這邊發現了細微的腳步,隻是可惜,因為魔雲鬼城的人被釋放,等韓三千清晨過來時,這片地方已經有了不少的腳印。

抬眼前方,卻見前方遠處,一大大城穩穩立在那裡,牆高入雲,似可登頂而摘星辰,威武不凡。

在看前方,依稀可見還有不少從魔雲鬼城出來的難民,正湧向那座大城。

“難道,穿山甲他們也去了那裡?”韓三千皺眉而道。

似乎想來極有可能,山巒處是紅土之地出來的唯一出口,雖然自己和穿山甲等人商量過初次見麵彙合的位置就選在紅土之地的界外,但幾人當初也不知這出口便是山巒,山巒並不高,藏身其實也不易,尤其是在白天,更是被人從天空一眼望得差不多,加之此地又離紅土之地太過接近,若是自己,在無法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選擇前方的大城等自己,似乎也是正常之做舉。

畢竟,前方的城也是出去的唯一之城,但城中分散,卻利於藏身。

想到這,韓三千剛想抬步,身後一陣腳步襲來。

回眼望去,卻見是五個老者正緩緩走來。

韓三千剛要走,一個老頭卻已經看見韓三千,率先開了口:“小夥子,你還真是怕閻王抓不著你哦。”

他一說,他旁邊的老頭也開了口:“那可不是,魔雲鬼城好不容易被神人所破,神人大發慈悲解放我等自由,我們年老體衰是一夜方到天明纔到這,卻不料你年紀輕輕卻依然不過此時纔到此,你這年輕……奴性。”

“正是。”

一幫老頭對著韓三千義正言辭,著實讓此時的韓三千是哭笑不得。

他們又哪裡知道,他們口中的神人此時此刻正站在他冇的麵前。

顯然,他們是將自己看成了魔雲鬼城那些和他們一樣長期被囚禁在地下世界的奴隸了。

韓三千正欲說話,幾個老年人走了過來,拍了拍韓三千的肩膀,道:“還愣著乾什麼,反正你也這般懶散,跟我幾個老頭子差不多,一起去該落城吧。”

韓三千一笑,反正他也要去前方所謂的該落城,如今自己地之封印再起,未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跟著他們也算不錯。

況且,一路上能聽些老頭們聊聊天,也算不錯。

想於此,韓三千倒並不拒絕,跟著幾個老頭一起,朝著遠處的該落城而去。

一路上,韓三千也從老頭們的對話中,慢慢開始對前方的該落城有了大致的瞭解,隻是,剛聽得入神無比的時候,忽然,一幫老頭停了下來。

接著,他們猛的齊齊跪在地上,韓三千不知他們這是要乾什麼,但下一秒,他徹底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