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三千麵色微冷,眼中已然帶著怒火,隨著他猛然一動,那醉漢近兩米的身高,粗圓一大圈,直接飛了出去……

“砰!”

一聲悶響,醉漢巨大的身體直接砸向屋中唯一的一個無人的桌子,桌子瞬間被砸得稀碎的同時,地麵也因為他巨大無比的身軀,砸的悶悶作響。

整個屋內,所有怪物隨即一愣。

誰也冇想到,事情會突然發展到這一步,更冇有想到,那看似瘦弱的年輕人,居然敢於在他們的麵前先行動手!

不過,一愣過來,站起來的蛤蟆與那龜人便是互相望了一眼,接著又望了一眼所有在場之人,一個個既是憤怒的同時,又是一陣冷笑。

緊接著,越來越多的人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並以蛤蟆和龜人為首,緩緩的,一步一步朝著韓三千等人聚攏。

望著烏泱泱的一群怪物越靠越近,並呈現一個半圓將他們緩緩包圍,此時的蘇子武眼神警惕的將蘇顏護在身後。

韓三千也微微側身,將蘇迎夏和韓念護在身後,隻是與蘇子武緊張的警惕相比,韓三千的眼神卻是淡然許多。

“諸位,稍安勿躁。”蘇子武急忙輕聲而道。

“躁你娘個批,他媽的,好大的狗膽,居然敢來我們幽明城找事?”蛤蟆人說完,猛的唾棄一口,一時間一口足有臉盆大小的綠色唾液便噁心無比的粘在地上。

“諸位,這分明是那壯漢醉酒惹事在先,我們已經退讓了,但他的舉動方纔你們也看見了,他不僅不道歉也就罷了,居然還過分的動手動腳,所以我們才……”蘇子武極力的解釋。

不過,顯然他的誠心的解釋,對於這幫人而言,分明便是擾耳清靜的廢話罷了。

方纔那掌櫃的坑了聲,一幫人正不知道該如何動手,恰恰,醉漢的一幕給他們帶來了十足的藉口和理由。

“區區一個女人,彆說摸了,即便是老子一群人上了,又能如何?”蛤蟆人冷聲罵完,接著腦袋迴向身後眾人。

頓時間,後麵之人是人群鼎沸。

“一個人族的女人,能被老子們上,那他媽的是她的榮耀。”

“說的冇錯,老子喜歡她,像她這種人就應該是跪下來給爺舔。”

“哈哈哈。”

一幫人放聲大笑,高興非常的同時又無比的囂張。

韓三千牙關緊咬,雙眼之中已經猛然充滿殺氣,雙拳也握的緊緊的。

感受到韓三千的殺意,蘇迎夏鼓起勇氣輕輕碰了捧他的手,然後衝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亂來。

有了蘇迎夏的勸阻,韓三千微微的鬆了鬆拳頭,怒意這才微微一降。

不過,韓三千的情緒,顯然早已經被這幫人早就儘收眼底,那龜人輕輕一笑:“怎麼?你小子看來非常的不爽啊?”

韓三千冇有說話,冷冷的望著他,壓製著自己的怒火。

“怎麼?這小妞是你媳婦?又還是你的情人?”龜人輕輕一笑。

身後,一幫怪物也隨之鬨堂大笑。

龜人搖了搖頭,望向蘇迎夏:“嘖嘖嘖,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啊,這麼好一個小妞,卻偏偏找他嗎一個這樣的廢物。”

“瘦不垃圾的,一陣風都能颳倒,小妞啊,就這樣的貨不僅床上不能給你帶來真正的幸福,就是現實裡,老子一拳也能把他打穿啊。”

話音一落,一幫人又是一陣鬨堂大笑。

蘇迎夏憋紅了臉,生氣的望著那個龜人,這是她低著頭以來,第一次直接抬起頭,而且直視這幫傢夥。

看到蘇迎夏抬頭,那絕色的正臉更是讓一幫怪物為之激動,龜人似乎也更加來勁了。

接著,他幾步走到韓三千的麵前,望著韓三千微微一笑,下一秒,伸出手在韓三千的臉上狠狠幾拍:“我說的對嗎?小廢物?”

啪啪幾聲脆響,韓三千卻依然隻是咬著牙瞪著龜人,因為蘇迎夏叫他不要亂來,所以即便如此羞辱,他依然未動。

但突然,就在此時,啪一聲脆響!

一把巴掌重重的扇在龜人的臉上,眾人回眼望去,一時間錯愕非常,這一巴掌,竟是蘇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