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百米之高的巨型山門,氣勢威嚴,大門開啟以後,此時,一位白髮老者帶著幾名弟子,緩緩的走了出來。

淡淡的陽光之下。老者的鬍鬚和長髮被映的有些微微發紅髮光,就連臉上也紅潤有澤。

隨著他的出現,岐山殿外萬人之眾,此時全然安靜。

"諸位,老夫代岐山之殿的眾徒歡迎大家的到來。"接著,他大手一揮,整個岐山之殿的殿外便突起一個巨大的能量罩。

"他是岐山之殿的副殿主,古月的師弟,古日。八荒境的高手。"此時,人群中,江湖百曉生輕聲對一旁的韓三千道。

聽到八荒境。韓三千不由一驚,這可是僅次於真神的真正王者,實力非常強大,不可小覬。

這也是韓三千第一次,見識如此高境界的高手。

就在韓三千陷入震驚的時候,此時,古日淡然一笑,聲如洪鐘:"按照岐山之殿和八方世界的規矩,我已在這殿外佈下結界。結界中,將會存在四個真火令牌。"

說著,古日拿出四個紅藍相間的木頭令牌。

"日落時分,拿到四個木頭令牌的人或者組織,將會成為本次生存淘汰賽的勝利方,參加明日殿內的排位比賽。"

說完,古日手中又是一動,四道令牌頓時朝著四個方向飛去。

顯然,找到令牌並非什麼難事,真正的難度是拿著令牌,不被其他人搶走。

"我很期待,日落時分,岐山殿門再開的時候,將會是哪四方的英雄與我相間。"說完,古月輕輕一笑。輕手一揮,整個殿門再次重新落下。

隨著殿門落下,殿外的萬人之眾此時再也難奈心中壓抑的衝動。紛紛開始朝著四方本襲。

"東部方向是正義分隊的人過去,西部方向是其他幾個小聯盟過去,南部方向和北部方向,是咱們的可取之處。"江湖百曉生此時分析道。

"你喜歡哪個方向?"韓三千看向蘇迎夏。

"北邊吧。"蘇迎夏微微一笑。

望著兩人手牽手,慢慢悠悠的朝著北邊走去,跟其他那些火急火燎的人不同,他們根本就不像是搶令牌的,反而像是情侶散步。

"等等,彆人本來就是夫妻。什麼叫好像?"江湖百曉生怪怪的摸了摸腦袋,趕緊跟了上去。

不久後,一行四人朝著北部。很快走到了一處森林。

還未到森林裡,已然聽得森林裡喊殺聲四起,數百名江湖人士正在你追我砍,殺的不亦樂乎。

韓三千輕輕一笑,倒也不急,帶著蘇迎夏坐在了遠處的大石上,靜觀其變。

江湖百曉生看在眼裡,急在心裡,雖然他知道,韓三千手中有盤古斧,但是對於韓三千的真實修為有多少,卻並不清楚,尤其是看到令牌爭奪激烈,他整個人不由替韓三千捏一把汗。

於他而言,令牌這東西。無論早晚,要先拿到手上,纔有安全感。

但幾次想說話。可抬眼看到韓三千隻是靜靜的望著場中的形勢,又隻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看到了,這些人啊……哎!"韓三千悠閒自嘲,索性直接躺在了石頭上。

這可更急壞了江湖百曉生:"三千,你……你怎麼就睡下了?"

"纔剛開始。距離天黑,還早的很呢,休息休息吧。"說完。不等江湖百曉生說話,韓三千已然躺下閉上了眼睛。

江湖百曉生怪怪的看著韓三千,滿腹的委屈想找蘇迎夏說。蘇迎夏淡然而道:"放心吧,你應該相信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森林中。方纔的大戰不僅冇有停歇,反而,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戰局。

本是一片綠色的樹林之中。此時卻被鮮血所染紅,遍地林間,屍體橫臥。如同人間煉獄一般。

韓三千無奈的搖搖頭,突然怒聲一喝:"夠了!"

緊接著下一秒,一道身形猛然彈出,樹林裡,那些正在激烈酣戰的人隻覺得眼前一陣金光閃過,接著身體便直接不受控製的倒飛數米。

"為了一個區區的令牌而已,殺的如此血流成河,人命在你們眼裡,真的一文不值嗎?"

一聲怒喝從空而落,韓三千整個人頗有些憤怒。

森林之中,早已是千屍之地,無數人倒在血泊當中,即便受傷存活的,一旦被髮現,也被人一刀斃命。

"誰?誰在說話?有本事現身啊?偷偷摸摸的,算什麼英雄好漢?"

底下,一幫人提著刀,東張西望,找尋韓三千的身影。

"說的冇錯,你不也是來搶奪令牌的嗎?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教我們?"

"我冇打算說教你們,因為我知道,這些對你們冇用,唯一有用的,便是徹底的把你們打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