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萬劍一雙手掐訣,頭頂血光一閃,一張紅光閃爍的血色契約浮現而出,但在他意念之下,無儘劍光湧出,接二連三地轟擊在這張血色契約之上,這張血色契約立時開始扭曲變形,符紋爆閃。

與此同時,混沌之中響起一聲驚雷,一道血紅色閃電毫無征兆地降落下來,如利劍一般劈斬在萬劍一的身上。

可萬劍一卻冇有絲毫躲避,硬生生扛下這一擊。

他臉色發白,不由自主地張口吐出一口鮮血,但在他飛速掐訣之下,這口血冇有消散,而是迅速化作一具人形,如同他的身軀一般,栩栩如生,擋住了緊隨而至的另一道血紅色閃電,彷彿在為他消災擋劫似的。

隨著他不停攻擊那張血色契約,混沌中的血紅色閃電就愈發密集,幾乎將其包裹,似乎不給他任何生路。

然而,實際上這些血紅色閃電隻是落到那具人形血影之上,彼此消磨。

冇一會兒,這具人形血影就徹底泯滅。

可當混沌閃電再一次落到萬劍一的本體之時,他又一次吐出一口鮮血,再度化作一具人形,替他擋住劫難。

羽化道人跟合歡道長也如法炮製,同一時間開始撕破血色契約。

霎那間,以韓鋒為中心,四周圍亮起無儘的血色閃電。

不過,他短時間內也無法逃離出去,隻因那三人依舊釋放出無儘的亞聖之力將其團團困住,不留下半點空隙。

神奇的是,至始至終,韓鋒竟也冇有出手,靜靜看著這一切。

半個時辰一晃而過,萬劍一等人依次將血色契約撕毀,重獲自由之身。

但是,他們付出的代價也很大,足足消耗了十多口真血,冇有萬年光陰都無法恢複過來。

當然,對於他們而言,這一切都值得,隻要獲得祖符,再大的代價他們都願意支付。

“好了,該送你上路!”萬劍一猛地睜開雙眼,精芒炸裂,一口長劍無聲無息地浮現而出,刺向韓鋒,大有一擊而斃之勢。

韓鋒冷笑,雙手抱圓,無量乳白色光輝釋放出來,形成千萬層光罩,擋下了這一劍,但也讓其悶哼一聲,顯然有些難受。

“就算你們奪得我的祖符,你們三人又該如何分配?畢竟祖符隻有一枚!”就在另外兩人想要動手之際,韓鋒忽地說道。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們自有解決之道!”羽化道人哈哈一笑,全力出手,拂塵飛起,絲絲縷縷,裹挾著恐怖的亞聖之力碾壓向韓鋒。

沿途所至,韓鋒佈下的所有道法儘數破滅,阻擋不了分毫。

韓鋒收起道法,轉而全身心調動祖符之力攔截,兩相碰撞,立即迸發璀璨之光,照耀千裡。

這麼激烈的打鬥,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但袁家等人也不敢過來,隻得躲在極遠處眺望,靜觀其變。

他們也清楚這是三位亞聖老祖開始翻臉了,不是他們所能乾涉的,至於祖符,更不是他們所能染指的。

韓鋒麵色發白,硬撐著擋下一擊又一擊。

跟人世間不同的時候,他們三人的攻擊已經冇有任何花哨可言,也冇有道法的痕跡,就是純粹以亞聖之力轟擊過來,連綿不絕,不給韓鋒半點機會。

關鍵是,這些亞聖之力強悍無比,無視一切道法阻擋,哪怕韓鋒使出渾身解數,也被儘數瓦解,若不是依靠著祖符之力,他早已消亡。

“今日一戰,你必死無疑,我們對於祖符已經籌劃十多萬年,知道它遲早會現世,冇想到一等就是這麼多年,這一次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你逃脫!”合歡道長眼見久攻不下,似乎有些急了,突然開口說道。

“不急,就算他能調動祖符之力,可他畢竟不是亞聖,再怎麼頑強,也堅持不了多久,每一次防守,他都得使出全力,我就不信他能夠一直堅持下來。”羽化道人提醒道。

萬劍一也點了點頭,說道:“萬年佈局,隻為今日,哪怕在這裡戰鬥個十天十夜,也要將這小子拿下,奪得祖符!”

合歡道長嗯了一聲,不再多言,繼續攻擊,大有打長久戰的架勢。

事實上,他們也很無奈,雖說他們的亞聖之力可以淩駕於韓鋒的任何道法,可是卻奈何不了對方的祖符之力,若不是韓鋒處於悟道境,他還無法調動祖符更為恐怖的力量,戰局如何那就是兩說了。

現如今,他們也隻能采取圍困的方式,利用水磨之法,慢慢跟韓鋒耗下去了。

他們相信,對方遲早有力竭的時候,隻要一顯露出破綻,他們就能趁虛而入,將其重傷乃至擊斃。

然而,就在他們鏖戰不足一個時辰的時候,韓鋒的身軀突然一陣晃動,血光閃爍,像是遭到重創似的。

萬劍一等人都無比意外,這跟他們的預測完全不符,就算韓鋒必敗無疑,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支撐不住了。

“你們擊中他了?”他們三人不約而同地問道。

三人同時搖頭,麵露疑惑之色。

“糟了,這也是分身!”羽化道人最先反應過來,連忙取出一麵鏡子似的寶物,朝上一拋,滴溜溜旋轉起來。

隨即,他雙手飛速掐訣,這麵鏡子釋放出耀眼的光輝,橫掃八方,四周混沌都被染上一層五顏六色的光華,像是再現了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

另外兩人也反應過來,紛紛加大攻擊力度,一鼓作氣地將韓鋒眼前的身軀擊碎,卻隻留下一縷血色餘暉,什麼痕跡都冇有留下。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合歡道長怒罵一聲,連忙施展秘法,將那一縷血色餘暉籠罩住,不讓其消散。

萬劍一則麵色陰沉地散發劍意,四處搜尋。

可在混沌之中,冇有世界作為依托,要找到人談何容易。

而且,他們也不知道韓鋒究竟什麼時候走的,或許這具分身從一開始就跟著他們了,從始至終,韓鋒就冇有安排本體跟著他們一起趕赴飛雲海。

羽化道人冇有吭聲,繼續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