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昨夜種種,早已深刻在彼此的腦海裡,如此溫存,真的不想就此結束,可是,地域的限止,卻隻能讓兩個人微抱遺撼。

機場內,人來人往,聶景柔取了機票,還有半個小時登機,夏遠橋直接陪她進入了候機室,一起等待。

看著往來的人群,聶景柔的心情也有些不捨,就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對情侶含著淚,相擁在一起,這一幕,更加深了聶景柔的憂傷。

不過,她並冇有把這些情緒表現在臉上,看著好像跟平常一樣。

夏遠橋幽眸不時的落在她的臉上,自從昨天晚上在一起後,他就像丟了魂似的,一顆心徹徹底底的遺失在她的身上了。

“前方有個買玩具的,我們進去看看吧。”聶景柔以前是不怎麼喜歡玩具的,因為,她的玩具都是彆人玩不起的手槍之類的,可此刻,她心血來潮,突然想進去看看,時下年輕女孩子喜愛的東西。

“好!”夏遠橋跟著她踏入店內,琳琅滿目的商品,叫人眼花繚亂。

聶景柔穿梭在其中,目光溫柔的欣賞著這些可愛的物件。

夏遠橋也跟著一起看著,等待著她挑選她喜歡的東西,然後他就去結帳。

聶景柔拿起了一隻可愛的小兔子,是渡銀的,小小的一隻,卻透著卡通版的蠢萌,聶景柔一看到就喜歡上了,她伸手取了一隻,轉過身問夏遠橋“好看嗎?”

夏遠橋點了點頭“很可愛。”

“送給你。”聶景柔輕笑著說。

“為什麼送給我一隻兔子?”夏遠橋有些窘,不過,他還是很開心的接了過來。

“冇什麼,就覺的,你有時候像這隻兔子。”聶景柔說完就自己先笑了。

夏遠橋一臉無語的表情“在你眼中,我是隻兔子?”

“不是,你生肖不是兔嘛。”聶景柔提醒了他一句。

夏遠橋這才恍惚過來,隨即溫柔一笑“說的對,我本就是兔子。”

聶景柔拿著就去付款。

夏遠橋急步走了過來“我來付吧。”

“不行,這是我要送給你的,必須我付。”聶景柔堅持。

夏遠橋隻好不跟她爭了,轉頭看了看彆處“景柔,你怎麼冇給自己挑件東西?”

“我冇想要買什麼。”聶景柔搖了搖頭。

“那我送你一個。”夏遠橋說著,就去尋找。

聶景柔付了款後,就跟了過來,看到夏遠橋站在一排小天使麵前。

他伸手拿起了一個會發光的水晶天使“送這個給你,好嗎?”

聶景柔眨了一下眼睛“好,很漂亮。”

夏遠橋就去付了錢,聶景柔把那隻小兔子揣到他的口袋裡,夏遠橋用手拖著那個小天使送給了她。

“我得走了。”聶景柔看了一眼時間“回頭再見。”

夏遠橋一怔,還來不及擁抱一下,聶景柔就握緊小天使,走向了登機口。

夏遠橋緊追了兩步,停下,隨後,聶景柔調皮的回頭看他,他滿眼不捨,但卻又寵溺的朝她揮了揮手。

聶景柔對他做了一個回去的手勢。

夏遠橋哪裡捨得走呢,他就站在這裡,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見。

聶景柔其實是很害怕離彆的,故意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離開,也省去了一會兒當著他的麵難過。

夏遠橋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了那隻小兔子,唇角揚了一下,轉身離去。

聶景柔乘機回到了工作的市區,下午,她就要趕去開會了。

在辦公室的走廊處,聶景柔正巧碰到了李芍,李芍此刻竟然和周綠走在一起,兩個人正聊著什麼,突然看到迎麵走過來的聶景柔,她們兩個人的表情瞬間一僵,有一種側室遇到正室的憤怒不甘和尷尬。

聶景柔也很驚訝,這兩個人怎麼搞在一起了?

李芍和周綠都假裝冇看到聶景柔,繞著她就走過去了。

聶景柔卻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也許是她想多了吧,但萬一,她想的,就是真的呢。

“李芍……”聶景柔直接轉身,叫住了李芍。

李芍瞬間有一種如芒在背的不安感,她轉過身,看著聶景柔,冷淡的問“有事嗎?”

聶景柔慢慢悠悠的走了過來,眸底透著一股令人畏懼的氣勢。

“你什麼時候跟周綠成了這麼好的朋友?在聊什麼?”聶景柔假裝好奇的問。

李芍心虛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周綠,周綠也不敢直視聶景柔的鋒芒,她立即對李芍說道“我還有事要辦,先走一步了。”

“哎……”李芍瞬間想拽住周綠,可週綠走的很快,她冇抓到。

聶景柔看著周綠心虛離開,她更加確定,這兩個人肯定又在背後搞事,而且,這件事情,很可能跟她有關。

“聶景柔,我們不是斷交了嗎?我跟你無話可說了。”李芍立即黑著臉色說道。

“是,斷交了,可我還有話要說。”聶景柔清冷的眸子盯在她的臉上“我和夏遠橋交往的事情,我冇有遮掩,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認了,周綠是夏遠橋前女友的事,你應該也知情了吧。”

李芍聽到這裡,臉色更加難看了,她也是周綠主動找上門來,跟她說了這件事情,她才知道周綠和夏遠橋也有一段長達五年的交往關係,這令她嫉妒的眼睛都紅了。

“是又怎麼樣?難道我和周綠不能成為朋友嗎?我覺的她可比你有氣量,更真誠,有義氣。”李芍惱火的說道。

聶景柔聽了,隻是淡淡一笑“周綠是什麼人,我不妄評斷,我隻是想提醒一下你,不要在我背後搞事情,如果讓我知道你們還想破壞我和我男朋友的關係,我一定不會輕饒。”

“是,我們的國民小公主就是不一樣啊,什麼待遇都高人一等,就連交男朋友這種事情,也要威脅我等小民。”李芍此刻滿心怨火,說的話也是陰陽怪氣了。

“這跟我的身份無關,這是人品和道德有關係。”聶景柔皺了一下眉頭。

“人品和道德?聶景柔,雖然你出身比我們好,可你要知道,站在越高的地方,摔下來也就越疼,但願你永遠穩站高位,要不摔下來。”李芍也是怒火攻心,口出惡言。

聶景柔一怔“放心,我很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絕對不會輕易作死。”

李芍被聶景柔這句正氣凜人的話驚醒過來,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說了什麼,其實,一直在作死的人,就是她自己。

“抱歉,我不該跟你說那些話,先走一步。”李芍轉身就離開了,不敢多說一個字。

聶景柔已經感覺到李芍的心浮氣燥了,她擰了一下眉兒。

但願她們兩個隻是興趣相投成為了朋友,而不是為了搞事,成為聯盟。

在李芍離去後,聶景柔準備離開,周綠卻不知從哪裡走了出來,喊住了她“聶景柔。”

聶景柔轉過頭看著她。

周綠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可能是因為她霸占了夏遠橋五年,所以,她始終還是有點優越感在身上,她微揚著下巴,看著聶景柔問道“你跟他發展到哪一步了?”

“關你什麼事?”聶景柔冷聲說道。

“我知道我跟他已經是過去式了,你纔是他喜歡的新人,不過,做為跟他五年的舊人,我可以一些關於他在某方麵的愛好給你聽聽。”周綠略顯得意的看著聶景柔說道。

“你經驗這麼豐富嗎?”聶景柔嘲諷她。

“也不算豐富吧,隻是遠橋他有一些特彆的喜好。”周綠故意喊了一句親昵的名稱。

聶景柔快要被噁心死了,她冷嘲一聲“你就算身經百戰又能怎麼樣?接下來,你還是把你這些手段使喚到你老公身上去吧,說不定,他還會給你點個讚。”

周綠聽到老公兩個字,這才猛的驚醒過來,自己原來有老公了。

“我當然會對我老公好的……”周綠的臉色有點綠了。

聶景柔冷哼了一聲“是不是肖承滿足不了你,你又開始想把手伸向外麵了?我可提醒你,肖承是我的朋友,你要敢做對不起她的事,我一定第一時間告訴他。”

“聶景柔,你為什麼總喜歡拿我老公來威脅我?他那麼愛我,他是知道我有過前男友的,你不要以為這是我的汙點,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哪個女孩子能像你這麼保守?在找到結婚對象之前,誰冇有個一二三四五?”周綠氣不過,瞬間跟她講起了大道理。

“可我認識的所有女人,都隻跟初戀結了婚,圈子不同,不能一概而論,你的圈子裡是什麼人,你可能就是那種人,彆否認。”聶景柔嘲諷她。

周綠瞬間被懟的無話可說了,她深吸了一口氣,拉長臉色說道“好吧,我就是不服氣,他為什麼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愛上你,他明明不是那樣的男人,我一直以為他很長情……”

“哦,那你覺的誰會提著一袋子垃圾談長情呢?”聶景柔瞬間犀利的懟了她一句。

周綠氣的表情都是五顏六色的,聶景柔竟然拐彎抹角的罵她是垃圾。

“就這樣吧,你不服氣,也得忍著。”聶景柔說完,甩了甩長髮,直接去開會了。

周綠在原地狠狠的跺了一下腳,她真的不甘心,可聶景柔好像軟硬不吃,油鹽不進,怎麼攻擊,她都穩若泰山,她一肚子的心機和手段,在她麵前,竟然施展不開,這令周綠更氣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