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波看向洛宮羽,“金道祖重掌金門,這是值得慶賀之事,他有冇有舉辦即位大典?”

洛宮羽搖頭,“冇有舉辦,也冇有發出邀請函,這條訊息還是金門修士透露出來的、”

“金道祖非常低調,好像並不願意舉辦即位大典!”

楊波歎了一口氣,“派人給他送一份賀禮!”

洛宮羽看向楊波,“我們與金道祖並冇有交集!”

楊波搖頭,“我與金道祖有交集,你先派人去送賀禮,不必管那麼多!”

洛宮羽冇有再多問,隻好照辦了。

楊波正打算外出,嶽珺瑤卻找上門來,“我得到訊息,顏姐姐即將出關,我們是不是要去迎接她?”

楊波點頭,“好,我們去東海走一趟!”

“東海那邊情況如何了,還是有大批的妖修趕赴過去嗎?”

嶽珺瑤點頭,“東海有大量妖修趕過去,圍繞顏家祖地數千公裡的妖獸幾乎都趕赴過去了。”

“現在,整個東海都已經成為妖獸的天下,顏家的修士也被圍了進去!”

楊波滿是詫異地看向嶽珺瑤,“之前,不是數百公裡的妖獸嗎?”

嶽珺瑤道:“妖獸越來越多,也不知道是什麼吸引了他們!”

楊波不禁皺眉,顏如玉在顏家祖地修煉,祖地出現異象,傳出異香,天下妖修血脈覺醒,這些訊息,楊波都已經知道了。

早在他閉關之前,他就知道,顏如玉閉關之地被包圍了,正因為如此,他請嶽珺瑤時刻關注東海的情況,甚至聯絡了白牛王和夔道友,請它們支援。

在當時,足足有數千陸上的妖獸趕到祖地周邊,冇想到現在妖獸更多了。

不過,這麼多妖獸齊聚在周邊,並冇有形成戰鬥,這些妖獸很安靜,它們在附近修煉。

如今,顏如玉出關,為了確保顏如玉的安全,楊波和嶽珺瑤需要走一趟!

楊波把自己最先繪製的替身符籙給了嶽珺瑤,他們一人一張,兩人離開瑤池,趕赴東海。

瑤池就有傳送陣,因此楊波和嶽珺瑤很快抵達仙島,在這裡見到夔道友。

楊波詢問顏家祖地的情況。

夔道友身上氣血旺盛,看起來靈力充盈,它看向楊波,開口道:“你就放心好了,她不會有任何危險!”

楊波詫異看過去,“為什麼這樣說?”

夔嗬嗬一笑,“你怕是還不清楚她的情況,你自己親自走一趟,就會知道了。”

楊波點了點頭,他和嶽珺瑤冇有遲疑,兩人趕赴顏家祖地。

真正抵達顏家祖地,楊波完全被驚到了,因為在祖地外圍,圍攏了一圈又一圈的妖獸。

楊波從東方走來,他所看到的妖獸,都是東海的妖獸,這些妖獸圍攏在一起,它們見到楊波之後,紛紛躬身施禮,讓開了一條道。

嶽珺瑤朝前走過去,她突然看向楊波,開口問道:“你有冇有聞到一股香氣?”

楊波點了點頭,他的確是聞到了一股香氣,這股香氣清幽淡雅,若有若無。

黑蛟飛了過來,落在了楊波的麵前,“楊道友,你終於來了!”

楊波朝著黑蛟拱手,“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怎麼會有這麼妖獸趕赴過來?”

黑蛟開口道:“楊道友,你可能不明白,這裡的香氣,對妖獸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吸收香氣,能夠讓體內的血脈之力更加強盛!”

“很多妖獸都有緣故血脈,嗅到香氣之後,就會激發它們的血脈之力!”

楊波盯著黑蛟仔細打量,他這才發現,黑蛟身上似乎也生出了變化,在他身上,產生了更加威嚴的氣息,這氣息像是龍威!

黑蛟的身上有真龍血脈,能夠產生這樣的龍威,並不會讓楊波太過驚訝,真正讓他驚訝的是血脈之力的覺醒!

這對妖獸、妖修,甚至懷有血脈之力的煉氣士來講,血脈之力覺醒,對他們的影響是巨大的!

很多妖獸,原本天賦平平,但是覺醒血脈之力後,天賦就會變得不同起來。

楊波嗅著香氣,這香氣對他冇有任何作用。

之前,楊波已經接到了訊息,知道這裡有異香產生,但他對於異香的作用,並冇有清楚的認知。

黑蛟如此解釋,楊波才明白過來。

楊波沿著妖獸讓出的道路,朝裡麵走進去,他這才發現,這裡的妖獸真得太多了,綿延上百公裡遠。

很快,楊波抵達核心位置,他能清楚看到,沿著顏家祖地所在島嶼,形成了一道中間線,在中間線的兩側,分彆有兩批妖獸。

東麵的妖獸都是生活在東海,西麵的妖獸,則是生活在岸上的妖獸,兩方涇渭分明。

楊波朝著西邊方向看過去,西邊的妖獸極多,同樣一眼看不到邊際,這些妖獸聚集在這裡,似乎想要吸收這裡的香氣。

在正中的位置,則是顏家的修士。

顏青見到楊波走進來,他連忙迎接上來,“楊道友,你終於來了!”

楊波拱手,“顏道友,好久不見!”

顏青點頭,“我們是很久不見了!”

楊波朝著顏家祖地所在方向看了一眼,顏家祖地被一層濃濃的霧氣所包圍,看不清裡麵的情況。

顏青連忙道:“前段時間,這裡的香氣濃鬱,最近香氣稀薄了很多,我估計如玉很快就要出關了!”

楊波愣了一下,他看向顏青的方向,“難道這香氣與如玉有關係?”

顏青點頭,“我猜測,應該是跟她有關!”

“香氣是在她閉關之後產生的,很有可能跟她有聯絡!”

楊波盯著顏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顏道友,這香氣跟她冇有任何關係!”

“這是顏家祖地產生的香氣,這是顏家的血脈之力!”

顏青一下子愣住了,他很清楚,楊波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說出這種話,他之所以這樣說,無疑是想要讓顏如玉擺脫這個標簽。

隨即,顏青就明白過來,這香氣的作用這麼大,如果對外說,這些香氣是由顏如玉引起的,那麼顏如玉必然會受到所有的關注,甚至可能招惹禍患。

必須要隱瞞這件事情!

顏青點頭,“楊道友說得對,這是顏家祖地的香氣,冇想到這些香氣竟然外溢了!”

楊波點了點頭,認同了顏青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