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佩谋小说> 首页 > 穿越重生 > 穿越后我玩转广告营销畅读全文

更新时间:2023-12-21 22:46:11

穿越后我玩转广告营销畅读全文

穿越后我玩转广告营销畅读全文 随生欢 著110101715400

《穿越后我玩转广告营销》是网络作者“随生欢”创作的穿越重生,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姚真知姚大业,详情概述:只是若再留心观察便会发现,那篮子里的白菜是烂了心的,土豆也生了芽的,别说自家不会吃了,更是不可能会拿来送的。两家人如今并不住在一块儿,姚大业住在没分家前的老宅这,在临水村的东边,而姚母则同姚真心姐弟早已搬了出去,如今住在临水村的西边,这里早前是一户猎户居住,后来搬走了,房子便空了下来,姚母等人将这里...

《穿越后我玩转广告营销第2章 无良亲戚在线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临水村,姚大业家。

“你说老二家的那个丫头片子醒了?”

男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女人。

说话的男人正是姚真心的大伯姚大业,男人约莫三十五六,肤色黝黑,佝偻着腰,脸上有着很深的沟壑,张嘴是一口不怎么齐的大黄牙。

女人在姚大业的注视下紧张的点了点头,这女人正是姚大业的媳妇,名叫张春萍。

比起姚母,张氏长相实在平平,一张大饼脸嵌着一双绿豆大的眼睛,偏生她有一张大嘴,这些五官组合到一起,有种莫名的诡异。

“那还能有假?要不是今早我听李家那婆子说起来,咱都要被糊弄过去了。”

“你这婆娘,当初不是你说那臭丫头伤的重,都要见阎王了吗?”

姚大业背着手,佝偻着腰着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那也是郎中说的啊,让老二媳妇准备后事,谁能想到那丫头命那么大呢?”

姚大业抬起手指着张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要不是你这么说,咱们至于错过搭上王员外那么好的机会?”

张氏绿豆大的眼睛转来转去,面上渐渐浮起笑意,意有所指地说道。

“别急啊,如今那丫头不是醒了吗?咱们作为伯父伯母怎么也得去看望看望吧?”

姚大业一拍手,一脸赞同。

“说得对,老二也不在家,咱们侄女大病初愈,咱们怎么也得去看望一下啊。”

姚大业和张氏收拾了一番便准备出门,张氏手上还挎着个篮子,里面装了颗白菜,几个土豆,如今是初春,他们这等农家自然是吃不起青菜的,能囤些土豆白菜过冬已是不错。

只是若再留心观察便会发现,那篮子里的白菜是烂了心的,土豆也生了芽的,别说自家不会吃了,更是不可能会拿来送的。

两家人如今并不住在一块儿,姚大业住在没分家前的老宅这,在临水村的东边,而姚母则同姚真心姐弟早已搬了出去,如今住在临水村的西边,这里早前是一户猎户居住,后来搬走了,房子便空了下来,姚母等人将这里收拾了出来暂且居住在这。

至于两家人为何会分开,这还要从三年前征兵开始讲起,当初征兵令下发的时候,原本公文上是优先青壮劳力,安排到姚家的名额本应是姚大业的儿子姚真义。因为姚大业和姚真义都已成年,但姚真知当年才不过4岁,若是姚大成参了军,那姚家二房便没顶门户的男子了。

但不知道姚大业他们使了什么手段,最后偏偏选中了姚大成,军令无法违,再是不情愿,姚大成也只得去参了军,临走前交代了姚大业一家好好照顾姚母及姚真心姐弟,刚开始姚大业还想着姚大成说不定能回来,对姚真心几人也维持着表面上的情分,可自从一年前没有收到过姚大成的家书后,姚大业一家贪婪的本色便展露了出来。

姚大业称姚大成已经不在了,姚母便不该再占着姚家的地方,姚母本就懦弱,遇上姚大业和张氏这么不讲理的两人,更是不敢反驳了,有那看不过眼的人倒是来说和了,但姚大业却说这是他们家事,让别人不要多管闲事,

就这样,姚母带着10岁的姚真心和4岁的姚真知搬了出去,好在还是有好心人的,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母子三人渐渐地安顿了下来。

再说姚真心掉进河里后请郎中看药都是一大笔费用,姚母没法,去求姚大业,希望他看在同姚大成是亲兄弟的份上救救姚真心,但姚大业却装做一副没钱的样子愣是不借,导致姚真心的病迟迟没有好转,姚母虽然性格懦弱,但是人也不傻,这么两次下来,也看透了姚大业一家子人的本性,隔阂越发的深了。

姚真心可并不知道姚大业这档子事,她穿越来大齐已经半个月了,除了养病外,也在渐渐适应这里的生活。

天气渐暖,春风和煦。用了早饭后姚母照常出去做活计,姚真心便搬着个小板凳在屋外晒着太阳,晨间的阳光晒得人昏昏欲睡,姚真心无事可做,便拿着针线篓子开始缝补起一家人的衣服来。

这对姚真心来说,确实是有些为难了,她一个现代人,哪里用过针线啊,不过她很快便释然了,因为她记忆中,原主似乎也并不会针线活,既然不会露馅,那她便放心多了。

如今家里只有姚母一个赚钱的,姚真心不求帮忙,但总归是别添乱才好,这等自己能做的小事,她自然是不想让姚母多费心。

姚真心专心的对着衣服上的破洞处打起了补丁,然后再一一用针线缝起来。

“姐,不好了!”

姚真心抬头只见姚真知大惊小怪的跑进了院子,手上还拿着刚折好的一株桃花,姚真知在她面前蹲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姚真心放下手里的针线,对着姚真知询问。

“怎么了?慢点说,别着急。”

姚真知这会儿气也喘匀了不少,站起身来,指着门外东边的方向。

“是大伯和大伯母,我刚刚看到他们往咱们家来了,他们一来准没好事!”

提起这两人,姚真知一脸的抗拒。

他如今虽然才7岁,但却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去年他们被姚大业赶出去这件事他便记着呢,前段时间姚真心掉河里发热,姚母去求姚大业但是没有带回来东西,姚真知更是一直放在心上。

纵然他是个小孩子,却也知道好赖,对待这么无情无义的大伯一家,自然是提不起什么好印象。

听到姚大业一家子过来,姚真心一愣,若不是今日姚真知提了起来,她都要把这一家子忘在脑后了。

只是她并不像姚真知这般如临大敌,一则她刚穿越,对原主经历的事并不能切身体会,因此无法同仇敌忾。二则姚大业在姚真心昏迷后拒绝帮忙这件事姚真心并不清楚,因此自然不会像姚真知这般。

她瞧见姚真知手上拿着的一株桃花,试图去转移他的注意力:“你手上拿的桃花吗?特意折给我的?”

姚真知不知她的用意,顺着她的话道“我看到路旁的桃花开了,桃花好看,姐姐也好看,我想着给你带回来,你一定会喜欢的。”

姚真心闻言心中一暖,拍了拍姚真知的头,将他手中的花接下,放在面前的小桌上。

“我很喜欢,真是谢谢真知了。”

姚真心见他已经放松了下来,这才提及方才姚大业过来的事。

“今日娘亲不在家,就算大伯和大伯娘来了,我们两个小孩子他们也不会做什么的,你别担心。你刚刚是在哪看到他们的?”

“就在前面的路口,不过他们没来过咱们家,所以还在挨个的询问,被我看见了,我就赶忙跑回来了。”

姚真心估摸着两人的脚程应该快到了,于是她连忙喊姚真知将院中的板凳和刚刚补好的衣服收好拿进屋子。

她嘛,则还是做回一个病人。

毕竟谁也不敢对一个病人做什么,左邻右舍都在呢,今日姚大业来他们家左邻右舍长眼的也都看得到,若是从这里走了以后,她出了什么事,那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和姚大业脱不开关系。

“是这家吧?”

“应该就是了吧,你刚刚问的不是说村西头那家吗?”

屋外传来由远及近的声音,不用说,是姚大业夫妻过来了。

两人见院中无人,竟自顾的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弟妹啊,弟妹你在家吗?”

张氏冲着屋里大喊一声,枝头上正安睡的麻雀被惊的飞起,发出不满的鸣叫。

姚真心此时已半靠在床上,熟练的扮起虚弱模样。

姚真心闻声示意姚真知去开门,姚真知则是满脸写满了抗拒。

但他是个听姐姐话的孩子,还是去院中迎人。

“大伯,大伯娘你们别喊了,我姐姐正在养病呢,娘她去做活了,不在家。”

姚大业和张氏对视一眼,张氏随即变了脸色,哭着道。

“哎呦,侄女她怎么样了?听说前些日子掉进水里,你娘她求了我们,我们哪来的银子啊,你堂哥那个天杀的,出门在外一分铜板没有往回拿,还见天儿的找我们拿钱,我和你大伯哪来什么积蓄啊?”

姚真心在屋子里听了这话直翻白眼,要是此刻能发表情包,那绝对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

她也知道,此时应当她说话了,不然还要听张氏在那哭穷了。

“是大伯和大伯娘吗?快请进屋来说话。”

姚真心半靠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小花被,花被上还打着几个显眼的补丁,被上还隐约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怪味。

张氏的眉头紧皱,一脸嫌弃的看着姚真心身上的被子。

姚大业用手肘暗暗的戳了一下张氏,收到暗示的张氏立刻收敛了面上的表情,脸上换了一副关切的表情。

姚大业开口缓和气氛“我和你大伯娘给你们带了点菜,你们拿着吃。”

张氏立刻把胳膊上挎着的篮子放下。

“对对对,不说我还给忘了,这是给你们带的菜。”

姚真心不用看也知道能让他们舍得拿过来的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况拿人嘴短,她大伯这一家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今天过来她可不信就是为了单纯探个病这么简单。

“多谢大伯和大伯娘了,只是娘亲今日不在,我们小孩子也做不了主,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这菜我们不能收。”

姚真知在姚真心身旁,将筐里的土豆白菜瞧得真切,他是小孩子,说话自然是没什么顾忌,于是,他撇了撇嘴。

“大伯,您带来的这些菜,隔壁赵婶都是给狗吃的,我们才不吃呢。”

张氏听到姚真知的话,下意识的抬起手来要去教训姚真知,却想到这似乎并不是自己家,讪讪的放下手。

姚真心在旁边坐着,没想到姚真知竟如此童言无忌,没忍住噗嗤一笑,但瞧见张氏的动作,望向张氏的眼神立马变得凌厉。随即转了神色,佯装同姚大业夫妻道歉。

“大伯,真是对不住,弟弟他从小野惯了,常去赵婶家跟狗玩,说不准真是看到了赵婶喂它吃这些也不一定呢,您不会跟他计较吧?”

听到姚真心这么说,张氏自然不好跟小孩子计较,不然显得自己更加的小肚鸡肠了。

“咱们都是一家人,大伯和大伯母怎么会计较这个呢。”姚大业看似大度的表示不在意姚真知刚刚的冒犯。

姚真心清楚他们今天前来肯定并不是单单探病这么简单,也不想跟他们绕什么弯子,索性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知道大伯和大伯娘今日除了探病还有什么其他事,我们小孩子做不了主,您同我们说了等娘亲回来我们再让她拿主意。”

张氏望着姚真心,脸上浮现出奇怪的笑意,仿佛此刻的她像是砧板上的肉,看的姚真心直发毛。

“自然是好事啊,关于你的好事!”

张氏说的神神秘秘,但姚真心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今天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试探出了两人今天过来的真正的目的,她也不想再跟这两人假意寒暄了。

姚真心按着太阳穴的位置,表情痛苦。

“我大病初愈,郎中说平日要多休养,这会儿,头又开始疼了起来,今日娘亲不在家,纵然是关于我的事,我也没法做主,不如伯父伯娘改天再来。”

姚大业和张氏也知道这件事姚真心做不了主,再多留也没意义,何况张氏对着屋子的环境实在是嫌弃得紧,也不欲多待,见状,张氏便道:“那我跟你大伯这便回家了,我说的事,你可要记得跟你娘说啊。”

姚真心点了点头:“您放心,我会的。”

姚大业同张氏见姚真心确实不舒服,也担心姚真心的身体又出什么幺蛾子,于是便启程回家。

两人方走出门口,只见姚真知手中拎着方才他们拿来的小篮子,将篮子递给他们。

“伯父伯娘,你们忘记把这个带走了,姐姐说这个都生芽了,吃了会死人的,你们也不要给狗吃了,狗也不会吃的。”

说着便扮了个鬼脸,不待两人反应,立马跑进了屋子。

只留着姚大业夫妻两人面面相觑,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憋了一肚子气。

小说《穿越后我玩转广告营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穿越后我玩转广告营销畅读全文》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