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佩谋小说> 首页 > 全部小说 > 奇幻玄幻 > 青萍记

更新时间:2024-06-19 22:14:10

青萍记

青萍记 七月灬 著110101715400

《青萍记》是作者“七月灬”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夏泽国夏泽动,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大家别泄气,打起精神,这里到松涛谷,在过了前面的鹰坠崖,就可以看到寨子了,回到寨子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三当家的,咱当初寨子为啥选个又偏又陡的山窝窝里,找个靠近官道,看到商队就干他娘的一票多舒服啊,不用每次出门抢劫走个两三天的才能到抢劫的地方”,队伍中有土匪问道。立马有几人附和:“是啊,是啊每次去...

《第2章 一觉醒来我竟成了匪二代》章节试读:

夜幕低垂,山间小路仿佛被一层淡淡的墨色轻轻覆盖。

月光透过稀疏的云层,洒下斑驳的银辉,给崎岖的山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山间的风带着一丝凉意,轻轻吹过,带起阵阵松涛声,仿佛是自然的乐章,低吟浅唱。

远处,隐约传来夜鸟的啼鸣,清脆而悠远,给这静谧的夜晚增添了几分生动。

山路两旁的树木在月光下呈现出深邃的轮廓,仿佛是大地的守护者,静静地伫立着。

偶尔,一阵微风吹过,树叶轻轻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在低语着什么。

脚下的山路蜿蜒曲折,像一条银色的丝带,缠绕在群山之间。

路面上铺满了松软的落叶,踩上去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在这寂静的夜晚,山间小路上隐隐有火焰在跳动。

“大家别泄气,打起精神,这里到松涛谷,在过了前面的鹰坠崖,就可以看到寨子了,回到寨子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三当家的,咱当初寨子为啥选个又偏又陡的山窝窝里,找个靠近官道,看到商队就干他娘的一票多舒服啊,不用每次出门抢劫走个两三天的才能到抢劫的地方”,队伍中有土匪问道。

立马有几人附和:“是啊,是啊每次去抢劫都得走着山路,尤其是前面的鹰坠崖最是难走,板车都要套在两匹马身上才能拉动,稍有不慎就有坠崖的风险”。

鹰坠崖顾名思义,老鹰在空中飞看着都像坠崖,因为山高,老鹰在空中盘旋往下俯冲捕猎的时候,让人有种鹰坠下去的感觉,所以叫鹰坠崖。

三爷回道:“军师说天下局势有变,过不了多久夏泽国便会动荡不安,我们要选一个易守难攻又有稳定食物来源的山头,前面的鹰坠崖山路崎岖一辆板车都难通过,骑兵也无法长驱首入,都得下马步行,正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前方何人?”

,崎岖的山路前面幽暗的不见五指的地方传来一道询问声。

“是我,猴子”。

作为队伍的斥候猴子先于队伍到了山寨的暗哨。

“我们出去抢劫的队伍回来了”。

暗中的人顿时松了口气:“猴子怎样,有收获嘛。

三当家出马肯定是手到擒来吧。”

猴子语气带着点傲气:“那肯定的有三当家,还有我猴子作为斥候那指定是手到擒来啊。

猴爷我这次暗中用箭就射中好几个”。

“切,少吹牛皮,肯定是三当家的神勇无敌,他那柄开山刀也不知道多少人做了刀下的亡魂。

至于你猴子就算了”,暗中人不可置信的语气道。

猴子有点气急败坏:“你隔着门缝看人是吧,竟然看扁猴爷爷我”。

“猴子怎么了?”

,随着后续部队陆续赶到,三当家也听到猴子和夜值暗哨像是在争吵。

猴子立马向三当家的告状:“三当家的他从门缝里看人,竟然不信我射中了好几个,我猴子好歹也是寨子里的不说神射手,也是十发八中的射箭好手。”

三当家立马出言调解:“好了好了,我证明猴子说的是真的,赶紧验完手令回寨子里。

兄弟们又是拼命又赶路的都累坏了”。

话毕三当家和夜值的暗哨验完手令,带着队伍继续向前走。

断断续续验了三次,才终于可以看到在暮色渐深的夜空下,远处的土匪山寨,静静地伫立在连绵的山脉之中。

夜幕低垂,星星点点的灯火在山寨内闪烁。

山寨的轮廓在夜幕的掩映下若隐若现,木质建筑在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沧桑。

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了远处山林的淡淡清香,同时也带来了山寨内传来的阵阵喧哗。

那是土匪们豪放的笑声和粗犷的歌声,在夜空中回荡,给人一种野性和不羁的感觉。

在山寨的入口处,几盏巨大的灯笼高高挂起,散发着昏黄的光芒。

灯笼中间一块木质的牌匾上写着几个龙凤凤舞的大字“卧龙山”,风吹过灯笼,烛火摇曳。

几个字像是有生命了一样在扭动。

灯火旁的哨塔上有几个土匪,他们的身影在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格外高大。

哨塔上值夜的匪徒看到不远处的带着火把赶来的车队,连忙扭头对寨子里大喊一声:“兄弟们三爷回来了,快出来迎接三爷”。

原本就有些嘈杂的土匪寨子,突然就像烈火烹油一样瞬间喧嚷了起来。

“三爷回来了!”

,“三爷回来了!”。

“三弟,三哥回来了”,有声不一样的称呼传出来,未见其人只闻其声,声音中气十足,透着几分粗狂豪放。

一群人簇拥着中间两个两个人,两个人一胖一瘦,胖土匪身材魁梧,圆滚滚的肚子随着他的呼吸轻轻起伏,脸上挂着满足而憨厚的笑容。

他的笑声如同洪钟大吕,回荡在山寨的门口,为归来的同伙们带来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而瘦土匪则显得精明干练,他身材高挑,一双锐利的眼睛仿佛能洞察人心。

他的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似乎对即将到来的胜利早己胸有成竹。

三当家的立马热情回应:“大哥,西弟。

我和兄弟们回来了。”

大当家立马问道:“三弟这次情况怎么样,行动还顺利嘛”。

“有点子棘手,现在夏泽动动荡不安”,商队的护卫力量都有所加强,这次行动上次入伙的兄弟伤亡了好几个”,三当家回道。

“军师呢,怎么没见军师”。

三当家的询问。

“这次伤亡的可见军师说的话有道理,那些被权贵地主压迫走投无路当土匪的终究武艺差了点,军师说的培养山寨中的下一代,光有我们几个老兄弟和半路出家的农民还是不够”大当家指了指后面:“军师在他自己后面的住所看书呢,他向来不喜欢和我们这等糙汉子拼酒吹牛,你又不是不知道”。

大当家接着说:“来几个人将兄弟们抢来的东西入库,兄弟们出门一趟也累了,赶紧来喝酒吃肉好好消遣消遣”。

下面立马传来一群欢呼声,这一趟出门抢劫,可是把这些个土匪累坏了,走了几天就为了去谋划好的地点埋伏别人,结果还碰到了硬茬子还伤亡了几个。

抢完又是马不停蹄的把东西往山寨运,又是翻山又是越岭的。

要不是有点武艺在身早累倒下了。

三当家的立马吩咐那个几个要将物资入库的土匪:“把受伤的兄弟带去让大夫赶紧看看,还有去世兄弟的尸体也带回来了找地个立个坟埋了。

对了大哥这次我们回程的半路上捡了个小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不是的是被谁丢弃在路上的,刚好军师提出来匪二代计划,我感觉有缘就捡回来了”。

大当家立马诧异的语气:“竟然在荒郊野外还能捡到小孩,没被野兽吃掉可能是和我们卧龙山有缘,先不管这个,咱们兄弟先进去喝酒,我为兄弟们接风洗尘。

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下面的人群中又立马爆发出欢呼:“大当家威武!

不醉不归!”

山寨里灯火通明,土匪们围坐在火堆旁。

空气中弥漫着酒香和烤肉的香气,伴随着阵阵划拳声。

火堆旁,几位土匪手持酒碗,豪饮畅谈。

他们的脸上洋溢着满足和喜悦,终于喝上了酒吃上肉了。

酒过三巡,气氛愈发热烈。

土匪们开始放声高歌,歌声粗犷豪放,回荡在山寨的每一个角落。

随着夜幕的渐渐退去,天边开始泛起淡淡的鱼肚白,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来临。

星星逐渐隐去,只留下一两颗最亮的,似乎在依依不舍地向黎明告别。

一个小房间内,被捡来的小男孩,平躺在床上,胸口起伏均匀的呼吸。

“鸣儿这是属于你的历练,爹娘也无法帮你,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有朝一日知道你自己的身份,鸣儿一定努力要活下去~”。

小男孩的眉头紧皱,脑海里一首回荡着这几句话。

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脸上,男孩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

忽的一下男孩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嘴里喊着:“活下去!”

男孩睁开眼,看了看陌生的环境,木质的门窗透着岁月的痕迹,室内陈设着几张简朴的木桌和木椅。

地面铺着青石或木板,显得干净而整洁。

屋内光线透过纸糊的窗户柔和地洒下。

男孩推开屋门迎着略微刺眼的阳光走出房门。

突然被外面的土匪看到喊着当家的:“我们的匪二代醒了,快来看看”。

男孩突然被这一声叫蒙了,手里指着自己的小圆脸小声的喊着:“我,匪二代?”。

小说《青萍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